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 > 正文

2019年股市“315”维权提示:买过这120只股票的投

未知

  在2019年3.15来临之际,长期致力于股票索赔法律事务的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团队对于目前尚在可索赔范围的股票进行了梳理,以期将信息传播给有权益受损的投资者,并提醒投资者及时行使合法权利。

  作为从事投资者索赔十余年的律师,许峰律师建议投资者对于索赔信息保持密切关注,除了上市公司发布的公告,公开渠道传播的可索赔信息也应该尽力予以了解。国家目前对于投资者权益保护越来越重视,证监会和法院对于投资者权益保护的机制越来越完善,虽然当前的投资者索赔仍存在一定的问题,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些年投资者权益保护领域所取得的若干成就。

  以下是许峰律师团队对于当前可索赔股票的梳理,仅为许峰律师团队的观点,提供给投资者作为参考。考虑到篇幅问题,我们仅将股票名称、代码以及我们认为的可索赔时间段列出,具体的索赔原因以及其他事项投资者可参考证监会的相关法律文件,在必要的时候也可向律师咨询。

  在2015年3月31日到2017年3月10日之间买入三房巷(600370)股票,并在2017年3月10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2月3日到2017年4月15日之间买入亿晶光电(600537)股票,并且在2017年4月15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公告显示,该案已有数百投资者提起索赔,并且已有177位投资者获赔1110万元。

  在2015年6月23日之前买入京天利(300399)股票,并在2015年6月23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该案目前已有四百多位投资者提起索赔过亿元,并且两审均获得胜诉且执行到位,建议投资者积极索赔,时效还有两个月左右。

  在2014年2月28日到2015年11月7日之间买入大智慧(601519)股票,并在2015年11月7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二千余位投资者提起索赔超过5亿元,目前已有大量两审胜诉判决,时效还有四个月左右。

  在2014年4月22日到2017年4月8日之前买入佳电股份(000922)股票,并且在2017年4月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该案已有大量投资者获赔。

  在2015年4月25日到2017年3月22日之间买入山东墨龙(002490)股票,并且在2017年3月2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该案已有两审胜诉判决。

  在2014年8月22日至2015年4月30日期间买入安泰集团(600408)股票,并在2015年4月30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投资者和解获赔,并有两审胜诉判决,诉讼时效还有一个月左右。

  2014年5月27日到2016年6月15日之间买入安硕信息(300380)股票,并在2016年6月15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该案已有两审胜诉判决。

  2011年3月8日到2015年12月28日中午收盘之前买入益盛药业(002566)股票,并在2015年12月28日中午收盘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1年1月15日到2015年7月28日之间买入S前锋(600733)股票,并在2015年7月28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目前该案已有投资者胜诉判决。

  在2016年12月14日之前买入任子行(300311)股票,并且在2016年12月14日之后卖出股票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6月13日之前任何时间买入嘉寓股份(300117)股票(包括新股申购),并在2015年6月13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投资者和解获赔。

  在2015年7月4日到2015年11月25日之间买入宝利国际(300135)股票,并在2015年11月25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1)在2014年12月31日至2016年1月9日之间买入慧球科技股票,并且在2016年1月9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2)在2016年4月27日至2016年8月26日之间买入慧球科技股票,并且在2016年8月26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3)2017年1月5日至2017年1月10日之间买入慧球科技股票,并且在2017年1月10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4月6日到2017年8月10日之间买入尔康制药(300267)股票,并且在2017年8月10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4月28日到2016年1月28日之间买入太化股份(600281)股票,并在2016年1月28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1)在2014年12月17日至2015年3月18日买入匹凸匹(600696,曾简称多伦股份)股票,并且在2015年3月18日之后卖出或者继续持有可索赔;

  (2)在2015年4月17日至2015年5月11日买入匹凸匹股票,并且在2015年5月11日之后卖出或者继续持有可索赔;

  (3)在2015年5月11日至2017年2月23日买入匹凸匹股票,并且在2017年2月23日之后卖出或者继续持有可索赔。

  (4)2014年1月17日至2015年6月12日买入卖出过匹凸匹(多伦股份)股票可索赔。

  (5)在2017年5月9日之前买入匹凸匹股票,并且在2017年5月9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1月12日到2017年2月28日之间买入万家文化(600576)股票,并且在2017年2月28日之后卖出股票或继续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大量胜诉判决。

  在2015年7月15日之前任何时间买入方正证券(601901)股票,并在2015年7月15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大量胜诉判决。

  在2014年5月16日到2016年12月2日之间买入大连控股(600747)股票,并且在2016年12月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两审胜诉判决。

  在2015年4月29日到2017年9月5日之前买入超华科技(002288)股票,并且在2017年9月5日之后卖出股票或继续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胜诉判决。

  (1)在2015年11月11日到2016年2月5日12点之间买入*ST昆机股票,并且在2016年2月5日12点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2)在2014年3月28日到2017年3月20日之间买入*ST昆机股票,并且在2017年3月21日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3月25日到2017年4月8日之间买入雅百特(002323)股票,并且在2017年4月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胜诉判决。

  在2014年10月30日到2016年12月29日之间买入保千里(600074)股票,并在2016年12月29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两审胜诉判决。

  在2014年6月11日到2018年1月16日之间买入中安消股票或债券,并在2018年1月16日收盘后持有可索赔。

  在2005年3月19日到2015年11月20日之间买入方正科技(600601)股票,并在2015年11月20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7月24日之前买入*ST工新(600701)并在2018年7月2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2年3月1日到2016年4月29日之间买入上海绿新(002565)股票,并且在2016年4月29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3年4月27日到2015年7月23日之前买入中国高科(600730)股票,并在2015年7月23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4月3日到2015年6月5日之间买入金亚科技(300028)股票,并在2015年6月5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两审胜诉判决。

  在2015年2月18日到2017年4月1日之间买入新力金融(600318)股票,并且在2017年4月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11月26日到2017年3月11日之间买入鞍重股份(002667)股票,并且在2017年3月11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胜诉判决。

  在2014年12月23日到2015年5月13日之间买入卖出过文峰股份可索赔。

  2015年4月25日到2015年12月4日之间买入神马股份(600810)股票,并在2015年12月4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2月27日之前买入欧浦智网(002711)股票,并且在2019年2月27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2年2月20日至2013年10月24日之间买入大有能源股票,并在2013年10月24日之后卖出或持有。

  在2013年2月5日到2014年12月4日之间买入仰帆控股(600421)股票,并在2014年12月4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7月17日到2016年10月14日之间买入美丽生态股票,并且在2016年10月1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10月21日之前买入登云股份(002715)股票,并在2015年10月21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4年8月26日到2015年8月4日之间买入恒顺众昇(300208)股票,并在2015年8月4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2年3月29日到2015年12月23日之间买入澄星股份(600078)股票,并在2015年12月23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12月19日到2017年2月23日之间买入中科云网(002306)股票,并且在2017年2月23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1月18日至2016年1月11日之间买入游久游戏股票,并在2016年1月1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3年10月18日到2015年10月22日之间买入山水文化股票,并且在2015年10月22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8月28日到2016年3月30日之间买入中水渔业(000798)股票,并在2016年3月30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9月12日到2016年8月5日之间买入申科股份(002633)股票,并在2016年8月5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8月27日到2017年9月13日之间买入武汉凡谷(002194)股票,并在2017年9月13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3月11日之前买入股票,并且在2016年9月30日到2017年3月11日之间卖出可索赔。

  在2015年3月21日到2018年1月10日之间买入上海普天A股或B股股票,并且在2018年1月10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4月28日到2017年9月12日之间买入众和股份(002070)股票,并且在2017年9月1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11月27日到2017年12月15日之间买入国民技术(300077)股票,并且在2017年12月15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4年10月1日到2016年10月20日之间买入准油股份股票,并且在2016年10月20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6月28日到2017年12月1日之间买入科融环境(300152)股票,并且在2017年21月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3月1日到2017年4月28日之间买入天奇股份(002009)股票,并且在2017年4月2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3年11月18日至2017年4月11日之间买入国农科技(000004)股票,并且在2017年4月1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5月16日到2018年5月22日之间买入常山药业股票,并且在2018年5月22日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1月27日之前买入富控互动(600634)股票,并且在2018年1月27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3月22日到2017年4月19日之间买入圣莱达(002473)股票,并且在2017年4月19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1月26日之前买入尤夫股份(002427)股票,并且在2018年1月26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4年8月23日到2018年4月20日之间买入*ST三维股票,并且在2018年4月20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6月7日到2018年3月29日之间买入新疆浩源(002700)股票,并且在2018年3月29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4月22日到2017年7月27日之间买入惠而浦股票,并且在2017年7月27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4月12日到2018年5月11日之间买入上峰水泥(000672)股票,并且在2018年5月1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4月1日到2017年12月8日之前买入联建光电(300269)股票,并且在2017年12月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3月28日至2017年11月7日之间买入海南海药(000566)股票,并且在2017年11月7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3月4日到2017年5月3日之间买入庞大集团(601258)股票,并且在2017年5月3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5月5日到2018年6月22日之间买入过罗平锌电股票,并且在2018年6月2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8月15日至2017年9月22日之间买入界龙实业股票,并在2017年9月2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4月20日到2016年6月18日之前买入皇台酒业(000995)股票,并且在2016年6月18日之后卖出股票或继续持有可索赔。该案前期已有两审胜诉判决。

  在2015年4月14日到2017年8月2日之间买入中兵红箭(000519)股票,并在2017年8月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12月1日到2018年7月23日买入长生生物股票,并且在2018年7月23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1月26日到2017年4月24日之间买入天成控股(600112)股票,并且在2017年4月2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3年12月3日到2018年5月17日之间买入华谊嘉信(300071)股票,并且在2018年5月17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12月13日到2018年7月5之间买入宁波东力股票(002164),且在2018年7月5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5年8月25日到2016年12月8日之间买入锐奇股份股票,并且在2016年12月8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1月27日之前买入宏达矿业(600532)股票,并且在2018年1月27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宏达矿业(600532)可索赔。

  在2018年9月28日之前入高升控股股票,并在2018年9月2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3月2日到2017年12月23日之前买入三维丝(300056)股票,并且在2017年12月23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1月12日之前买入龙力生物(002604)股票,并且在2018年1月1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1月18日之前买入千山药机股票,并且在2018年1月1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12月8日之前买入亿阳信通(600289)股票,并且在2017年12月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10月27日到2018年1月31日之间买入獐子岛股票,并且在2018年1月3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1月31日之前买入抚顺特钢(600399)股票,并且在2018年1月3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4月28日到2018年8月15日之间买入中弘股份(000979)股票,并在2018年8月15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10月15日之前买入盈方微(000670)股票,并在2016年10月15日之后卖出或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6月10日之前买入神农基因(300189)股票,并且在2017年6月10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7月18日之前买入欢瑞世纪(000892)股票,并且在2017年7月1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11月1日之前买入凯瑞德股票,并且在2016年11月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3年10月28日到2016年10月20日之间买入粤传媒(002181)股票,并且在2016年10月20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7年9月30日之前买入绿庭投资(600695)股票,并且在2017年9月30日后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4月24日之前买入辉丰股份股票,并且在2018年4月2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4月28日之前买入天马股份(002122)股票,并且在2018年4月2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5月3日之前买入天业股份(600807)股票,并且在2018年5月3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投资者可索赔。

  在2018年6月2日之前买入奥瑞德(600666)股票,并且在2018年6月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5月18日之前买入南风股份股票,并且在2018年5月1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7月11日到2018年8月6日之间买入融钰集团股票,并且在2018年8月6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8月22日之前买入高斯贝尔(002848)股票,并且在2018年8月22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4月27日到2018年8月23日之间买入华信国际(002018)股票,并且在2018年8月23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8月23日之前买入康尼机电(603111)股票,并且在2018年8月23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8月8日之前买入风华高科(000636)股票,并且在2018年8月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2016年6月8日至2018年12月24日之间买入长园集团(600525),并在2018年12月25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12月29日之前买入康美药业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1月8日之前买入四环生物(000518)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1月10日之前买入蓝丰生化(002513))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10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10月26日之前买入浔兴股份(002098)股票,并且在2018年10月26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1月28日之前买入东方金钰(600086)股票及17金钰债(143040),并且在2019年1月1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1月25日之前买入金刚玻璃(300093)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25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10月29日之前买入康得新(002450)股票,并且在2018年10月29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以及在2019年1月23日之前买入康得新(002450)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23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8年9月14日之前买入ST冠福(002102)股票,并且在2018年9月1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投资者,以及在2019年1月21日之前买入ST冠福(002102)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2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1月26日之前买入全新好(000007)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26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1月25日之前买入升达股份(002259)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25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1月25日之前买入天山生物(300313)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25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1月25日之前买入天翔环境(300362)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25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6年3月10日到2019年1月12日之间买入香溢融通(600830)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1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1月12日之前买入新大洲A(000571)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12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1月24日中午之前买入银河生物(000806)股票,并且在2019年1月24日中午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在2019年2月19日之前买入利源精制(002501)股票,并且在2019年2月19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可索赔。

  综上,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认为,投资者提起索赔,是对投资者个人权利的维护,同时对遏制上市公司信披违法也具有重要意义。近几年,投资者索赔人数规模个别案件已超过两千人,索赔标的规模动辄过亿甚至超过五亿元,这给违规的上市公司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如果每一个符合条件的投资者都站出来索赔,那么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的违规成本并不低,之所以上市公司违规频繁发生,且社会上有人认为上市公司违规成本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投资者自己放弃了自己的索赔权利,对上市公司违法形成了纵容。

  投资者逐渐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即是当遭遇证券欺诈,懂得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证券市场的发展和完善以及证券市场秩序的稳定离不开每一个投资者对自己权益的重视。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2019年股市“315”维权提示:买过这120只股票的投”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配资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