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怀胎”五年一朝降世《哪吒》拯救了光线)的

未知

  三年没有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爆款,光线传媒与王长田的“中国皮克斯之梦”正要走向平淡。就在这个时刻,《哪吒》魔童降世,联同《银河补习班》占据暑期档排片半壁江山,光线传媒似乎正走向了暑期档的铁王座。

  曾经依靠《泰囧》、《美人鱼》成功跻身一线影视公司的光线传媒没想到,光线的下一个原创爆款,便如哪吒一样在胎中孕育了三年。

  7月29日,伴随暑期档爆款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刷爆全网,光线月以来的最大涨幅。

  在这背后是刷爆全网的《哪吒》根据猫眼票房数据显示,该片票房破亿仅用时1小时29分钟,刷新国产动漫首次单日票房最快破亿记录。在上映两天后,点映加首映正式突破了5亿。

  最丑的“哪吒”凭借打破故事原有的结构重塑IP后,被更多人接受。对此,豆瓣更是给出了8.8的高分,不少人由此发出了“国漫崛起”的感叹。截至28日晚上11时票房已突破7亿元人民币。根据猫眼预测,该片最终票房或达22.59亿元。此前,中国市场动画电影票房最高的是《疯狂动物城》,为15.27亿元。

  联讯证券则表示,考量光线传媒不仅参与该片制作亦有发行,初步预估票房以10亿计,如按投资比例为20%计算,则为2019年净利润贡献2亿。

  据官方介绍,电影《哪吒》改编自中国神话故事,讲述“太乙受命将灵珠托生于陈塘关李靖家的儿子哪吒身上”,而后灵珠被掉包,由此引发的的故事。

  有人感慨,光线传媒终于“熬出头”了,目前占据暑期档排片半壁江山的《哪吒》与《银河补习班》均出自光线,公司堪称暑期档最大赢家。

  光线传媒上一个“原生”爆款,宛如哪吒在李夫人肚子里一呆就是三年,其还要溯到2016年因“人均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而大火的《美人鱼》,其33亿的票房为光线个亿的净利。不过在后两年里,光线传媒的发展却不愠不火。

  2018年,光线传媒获得财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13.7亿,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84亿。而非经常收入最大的来源为公司出售全部新丽传媒股权获得22亿流动性支持。2018年,光线出品包括《熊出没:变形记》,《唐人街探案2》以及《动物世界》等影片,但均未能如《哪吒》和《银河补习班》一样成为爆款。

  2019年第一季度,光线传媒收入实现大幅度增长,但是利润出现下滑,主要由于去年投资收益比较高,今年影片成本比较高导致。作为背景,虽然有贺岁档《流浪地球》,《飞驰人生》和《复联》等加持,但2019年上半年国内电影票房总额311.76亿元,同比下滑2.7%,同期,国内观影人次缩水超九千万,上座率及单座票房产出亦持续下滑,仅平均票价上涨3元,去泡沫成为影视行业主旋律。

  而在《哪吒》的背后,曾在《大鱼海棠》与日本动漫电影《你的名字》(代理)等动画电影上小试牛刀的光线传媒,早就开始了其“中国皮克斯”的造梦之旅。

  作为IMAX首部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成功,被媒体认为是属于“彩条屋”的胜利导演是一个只做过16分钟动画电影的新人,制作公司是一个常年因经费问题,采取时间换空间策略的小作坊,即便是哪吒的形象,也是有史以来“最丑”的。

  工商资料显示,彩条屋影业成立于2015年7月3日,是光线影业旗下一家以动画、漫画、奇幻元素为核心的综合影视公司,法定代表人即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

  此前,王长田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要成为一家像迪士尼一样的娱乐传媒集团。在2018年年报中,光线传媒也透露其提振营业收入的多项发展策略,其中就包括要积极推出动漫作品,凸显前瞻布局的价值优势。

  在2018年到2019年一季度,光线家是动画公司,似在押注动画业务。而今年可以说是光线的动画大年。光线年光线传媒有多部动漫题材电影上映。其中,公司协助推广的日本引进片《夏目友人帐》已于2019年3月上映。此外,除了《哪吒》,光线主导的动画电影神话三部曲之《姜子牙》、《妙先生》也有望于年内上映。

  根据天眼查信息,彩条屋影业持有可可豆动画30%的股份,不过穿透后控股股东仍为光线传媒,另外彩条屋营业还持有十月文化28.11%的股份,为其二股东。王长田对于光线传媒布局动漫业务一直有着较高的期待,并在成立彩条屋影业时对外宣称,“我的梦想是拥有一个中国皮克斯集团,占据中国最好的动漫内容的半壁江山”。

  2015年是国内新动画电影时代的元年。当中国电影人意识到给子女买电影票的是成年的父母的时候,《大圣归来》这种带着童趣的成年人心灵鸡汤成为了近年第一个接近10亿票房的国内动画电影。相比之下,拥有大量儿童受众的《熊出没》系列在五年6部系列电影的攻势下,仅完成了约25亿票房。

  不过,虽然参与了先期投资,但光线传媒却在《大圣归来》制作完成前选择了撤资。

  对于光线老板王长田来说,也许会后悔没有完整参与《大圣归来》,不过知耻而后勇。王长田在《大圣归来》大热之后,重金挖走了其制作团队。无独有偶,自2015年成立彩条屋影业大力发展动漫业务以来,光线传媒一边运用“买买买”等资本动作占据市场,一边则自主制作或引进动漫电影,积累业务经验。借助资本运作,彩条屋影业获得不少动漫领域在人才、项目等方面的资源。

  而在2015年成立彩条屋影业之前,光线传媒已开始布局动画电影,两年内接连投资了13家动漫公司,是国内较早布局动画电影的头部影视公司。在打造动画电影方面,光线极具野心。早在成立之初,《大鱼海棠》、《哪吒》、《姜子牙》等国漫电影就出现在彩条屋的筹划片单上。

  光线传媒的动画电影“生意经”背后,有着怎样的投资逻辑?低成本、高收益或是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中国动画电影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预计国产动画电影将在未来几年大规模爆发。

  援引上海证券报采访消息,王长田曾表示,目前动画电影的成本比真人电影低,一是因为没有演员成本;二是投资的公司本身非常有实力,制作成本控制得比较好;三是动画电影系列化后,成本下降,毛利率提高。动画模型做好之后,再次使用的时候不再产生太多成本,而真人系列电影的第一部火了之后,拍到第二部时演员费用会显著提高。

  不过,光线传媒布局动画电影已有数年,但在《哪吒》之前,还未出过爆款动画。根据艺恩数据,目前内地影史上票房超4亿的动画影片仅有21部,而国产动画影片仅有6部。主要原因是大多数国产动画影片难以摆脱低幼限制,在票房上很难有突破。光线传媒究竟能否完成董事长王长田打造“中国皮克斯”的夙愿?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怀胎”五年一朝降世《哪吒》拯救了光线)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配资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