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不到两年一个公众号怼趴了金诚财富

未知

  这场演讲,3100张票当天就一抢而光,据说是杭州史上唯一一次没有黄牛卖票的演出。

  在热烈的“Encore”、“韦杰”呼喊声中,韦杰甚至返场,连唱三首歌:《空谷幽兰》、《掌声响起》、《你们》……

  这是公众号“浙股”第一次写到金诚集团的文字,言语中已经流露出对这个年轻老总轻狂风格的鄙视。这个时间点是2017年12月15日。

  昨天,“浙股”在全网率先独家报道了金诚集团韦杰、徐黎云、谷德耀、章耀庭、蒋雪琦等33人的爆炸性事件,“平安拱墅”也发布了警方通报,继续坐实这一新闻。可以说,金诚财富,这家杭州曾经最大的财富管理公司已经基本上凉凉了。

  “浙股”自己表示,2017年12月后的一年间,浙股破天荒地持续6次追踪报道金诚,浙股君本人也承受了从业10多年来最大的压力。

  在没有一家机构媒体质疑金诚集团模式和隐忧之际,“浙股”做了一个自媒体本不该做的事,利用在浙江的便利条件对金诚集团展开了系列的调查。

  它的老板韦杰,这个曾投资过周星驰《美人鱼》、《西游伏妖篇》,还邀请过成龙、张国立等大佬参与过综艺《我看你有戏》的资本大鳄,以眼花缭乱的金融财技、对明星极其大方的交友方式,以及突发奇想的创作欲望而著称。

  2016年年初某天,韦杰召集同事开会布置年后工作,途中一个电话打进来。电话那头的证券公司说:韦总,你赚了很多钱,11位数。

  徐翔辛辛苦苦N年,也才赚了100亿。若是看了这个报道,翔哥一定无地自容。

  在对道教有了深入了解之后,“道士”韦杰发明了太古广播操。每天早上9点30和下午2点30,金诚集团的办公室里,就会响起谭晶的歌曲——《龙文》。

  还有媒体报道称:从2015年底开始,韦杰在公司里办起了太古考试,每个季度一次,考卷都由他亲自出。从基层员工起,所有人都可以参加考试。只要通过考试,韦杰就会带着这些学员贴身跟自己学习。

  此时不禁想到了东哥对明大姑娘说的那句话:毕业了,直接到JD来做管培生……

  但就是这么牛B的公司,员工加班都不给加班费的,周末拉员工去凑人头也不给路费,没准还要倒贴门票钱。

  而让人想不通的是,另一面韦杰又表现得极其大方慷慨,公司年会上送价值十万的南非钻石,送杭州的一套房子(据说是和公司共有产权),给各个地方捐钱捐物,给人一种“大善人”的印象。

  “浙股”说,在金诚集团,韦杰被称作“韦大大”,公司官网则将其称为“领袖”。2017年6月,韦杰出版了一本书《仿佛》。除了在全国各大书店签名售书,杭州的地铁也被刷成了“仿佛色”。

  整个现场布置得像戛纳的红毯,膀大腰圆的保安用绳索将人群分成两排,在等候了将近半个小时候,一身长衫的韦杰面无表情,在一群黑衣人的簇拥下快步而来。

  我身边十几个学生打扮的少女突然发出整齐的喊声:“韦杰,韦杰……”还举起了韦杰大幅头像的海报和写着“韦杰我爱你”的标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的。在韦杰经过我们身边时,少女们还发出了夸张的“喔”的叫声。

  但从2018年中开始,杭州财富圈“最富明星气质”的金诚集团,就进入多事之秋。

  浙股君观察到,浙江证监局决定对金观诚财富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的监督管理措施。《证券时报》一篇文章《金诚集团5700亿政府订单谜团追踪:项目自融自担 涉嫌违规违法》也被刷屏。

  金诚集团强势回应,称“相关媒体报道信源不明、逻辑混乱、歪曲事实”,公司将保留所有对相关媒体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回应也没有用,随后金诚集团的负面像潮水般涌来,据说杭州总部已经从两千多人裁减到了四五百人,多位知晓内情的的中高管在离职时,遭遇了恐吓和人身威胁要求禁止对外发声。

  老板是天才和先知,高举照亮世人的明灯,而员工则匍匐在地高唱颂歌,一不小心还有性命之虞。

  有媒体(叫他们媒体可能是玷污了这两个字)吹捧韦杰说:他是企业家中最懂写作的,作家中最会演讲的,演讲者中最有思想的,思想者中最会投资的,是“最顶级”的跨界高手代表……

  “浙股”在2017年底的一篇文章中说,韦老板有每周一给所有员工写一封公开信的习惯。

  在一封信中,韦杰写道:“我想和傻人一起做事,佛挡杀佛,鬼拦除鬼,希望未来我们可以一直愉快地傻下去,让自认为聪明的人去他们该去的地方。”

  专家已经分析过了,5亿的资金池就可以让传销公司撑8年。那么金诚的资金盘子多大呢?

  13年前,当浙江东阳本色集团董事长吴英叱咤风云的时候,与其同乡又同龄的韦杰还是一个小人物。因集资诈骗3.8亿元,吴英最终被判处死缓(去年二次减刑为有期徒刑25年),目前仍在杭州服刑。

  仿佛中冥冥之中有安排,当年吴英案也是由一个名叫陶喜年的记者而引出,一饮一啄,莫非天数。

  根据《证券时报》的报道,“浙股君”原为一家全国性财经媒体的知名记者,后专注于新媒体创作,并打造了自己的公众号“浙股”,现在浙江资本圈和财经媒体圈颇有影响力。

  去年初,“浙股”公众号针对南都物业的一篇文章,认为南都物业不符合IPO要求,于是遭到疯狂报复。

  24小时不间断的电话骚扰,陌生男子在家门口开始转悠,外地的号码发短信来说要寄上一份“重要物品”……终于有一天,浙股君在宁波洲际酒店大门口遭到一位黑衣戴帽男子暴打,此人留下一句“再写我们,小心狗命”后,迅疾跑离现场。

  所幸的是,浙江拱墅警方已经发布通报称,根据浙江证监局移送线索及群众报案,杭州公安局对金诚财富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案依法进行立案侦查。

  “中国未来需要的年轻人,一定是拥有内在光芒的人,而他们的承担和价值,将为中国未来的发展带来无限可能性。”在一次校招演讲上,韦杰这样说。

  而现实中是怎样呢?已经有人深扒出韦杰早就入了墨西哥籍。资产有没有转移了我不知道。毕竟是做财富管理的,肯定比吃瓜群众有办法。

  世界的另一面,是像“浙股”这样的群体。他们身上没有鸡汤的香味,倒是有一些麻辣味,他们甚至还有一些刺,有时候会让人觉得他们是不是在哗众取宠,是不是在故意捣乱。

  有些人没有人造光环,但内心有光。尽管那光是微茫的,也足以把黑暗烫出一个洞,让更多人知道真相在哪里。

  中晋的徐勤个人挥霍了5个亿,书房地上都是斑马皮和狮子皮;e租宝的丁宁更牛,送人的房产、汽车、现金和奢侈品超过10个亿,办公室几十个秘书全身穿戴奢侈品牌,甚至一次就把一个奢侈品店全部买空。金诚的故事有吗?是什么样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不到两年一个公众号怼趴了金诚财富”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配资平台!

相关文章